泳裤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泳裤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漂亮剩女的神秘相亲会[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4:09:56 阅读: 来源:泳裤厂家

再过三个月,就是李婉婷三十岁生日了。但她就这样莫名其妙沦为了剩女了,相亲也相了十几回了,就是没有一个适合自己的,说李婉婷不急,那是假的。

今天这个三姨妈介绍的相亲对象,听上去还算靠谱一“年届而立,有房有车,诚实可靠,仪表堂堂。这么好的男人现在到哪儿找去啊?提着灯笼你也找不着!”

为了这个“提着灯笼也找不着”的靠谱男于伟铮,李婉婷已经在暴雨如注的路口站了十五分钟了。疾驰而过的计程车里全都装满了人,好不容易拦下一辆亮着“空车”指示灯的,司机还连说自己赶着去交班。李婉婷急了,不管三七二十一地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司机犹豫了一下,不大情愿地问道:“那小姐去哪儿呀?”

“迪欧咖啡花园。”李婉婷有些狼狈地擦拭着头发上的水珠,拉了拉裙摆上的褶子,又从包里掏出唇膏,对着后视镜补了补妆,一抬头发现司机也正盯着后视镜,不好意思地解释道:“赶着去参加同学聚会,好几年没见了。”司机会意地笑了笑,开足马力狂飙而去。

到了咖啡馆,李婉婷还没坐下,于伟铮的短信就来了:“公司有点儿事拖住了,一时还走不开,能否请李小姐移步南京路的品茗茶社?就在我们公司旁边,我一忙完就立刻去那儿找你!”

李婉婷连忙和带位的服务生说了声抱歉就出了门。希望刚才的计程车还没走,不然又不知道要等多久了。还好,车正在掉头,李婉婷招了招手,司机把车开了过来,有些疑惑地问道:“小姐,这么快?”

“临时通知改地方了。”李婉婷又坐上车,“麻烦你,南京路的品茗茶社!”

这一程颇有些远,好在计程车司机通常都很健谈,这个也不例外,他看起来比李婉婷小几岁,是个年轻后生,一路上不停地问长问短,李婉婷虽然有点儿嫌烦,可一想到别人也是牺牲了下班时间帮自己跑这一趟,也就打起精神闲话几句,不知不觉就到了南京路。

李婉婷在品茗茶社坐定,刚刚要了杯柠檬水,一位气质斯文的男士就推门进来了,环顾一圈后径直向李婉婷走过来,嘴里连声说着:“抱歉,让你久等了!”李婉婷心里一动,对方虽然不是英俊小生,但是看起来舒服顺眼,寒暄几句之后,更是觉得此人温和儒雅,三姨妈这次总算没看走眼。

于伟铮看上去对李婉婷的印象也很好,要了杯焦糖玛奇朵递到李婉婷面前,微笑着说:“试试这家店的招牌。”杯子上漂浮着心形的白色泡沫,气氛一下子温暖起来。李婉婷刚端起杯子,于伟铮的手机响了。

“什么?你在哪?”他站起身来四处看了看,“我这就过去!”随即挂断手机,尴尬地向李婉婷解释:“对不起,我认错人了!”还没等李婉婷反应过来,就迅速转移到另外一桌去了,对面坐着的长发美女很快也捧上了一杯焦糖玛奇朵。

李婉婷的脸红透了,一个人僵硬地端着咖啡,喝也不是,不喝也不是。就在这时又收到短信,这次才是真正的于伟铮:“真不好意思,我这会儿还是走不开,能不能麻烦李小姐再移步到不远处的东北烧烤城,我大概半个小时以后到,一起吃个晚饭吧。” ’

李婉婷又羞又气,抓起手袋就冲了出去,门口正好停着一辆计程车,李婉婷刚拉开车门,司机就兴奋地扭过头来:“小姐,又是你啊?”李婉婷这才注意到竟然又是先前那个出租小弟,自己也觉得好笑,问:“你还没去交班吗?”

“嗨,反正也误了点,干脆就再多上一个班,顺便去附近吃了个饭,想不到出来又遇到美女,该我今天走运啊!美女,这次去哪儿呀?”李婉婷本来准备直接打道回府了,被这几句话哄得心情好转,脱口而出道:“东北烧烤城。”

出租小弟挠挠头,说:“又换地方了?你同学做绑匪的吧?老实说,你是去交赎金的吧?”

李婉婷扑哧笑出声来,但是她转。念想起探索频道有一集《天生变态杀人狂》,讲的就是一个雕塑家,同时也是个变态杀手,经常约会不同的女性出来杀害,那个杀人狂也喜欢一再变换约会地点,据说是为了观察在不同的地点不同的光影下人物的面部轮廓的细微变化,从而决定在何处落下第一刀!想着想着李婉婷就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改变主意决定马上回家,出租小弟二话不说掉转车头,看上去似乎还挺开心。

李婉婷下车的时候,出租小弟吞吞吐吐地问她要电话号码,李婉婷犹豫了一下还是故意写错两个数字。司机接过那张纸的时候脸上像被火柴划了一下,刷地擦亮了,让李婉婷觉得有些惭愧,不过毕竟是萍水相逢,这点防范意识还是应该有的。

晚上三姨妈打来电话,李婉婷以为她准要数落自己放人家鸽子,刚想和三姨妈抱怨两句,她老人家倒在那边乐得合不拢嘴,说于伟铮把李婉婷夸得像朵花似的,李婉婷又好气又好笑,看来靠谱男做了不靠谱的事,自己也觉得心虚,没敢和三姨妈实话实说。李婉婷顺势敷衍了三姨妈几句,说自己对这个于伟铮的印象也很不错,三姨妈自觉媒人做得非常成功,高高兴兴地挂了电话。

第二天李婉婷一到公司,就看见桌上有一捧娇艳欲滴的玫瑰,问了几个同事都说不知道是谁送来的,市场部主管刘异酸溜溜地说:“品位这么差也想追李经理?我们李经理怎么会喜欢这么俗气的花?”李婉婷也没太当回事。

谁知道到了晚上,李婉婷刚打开电脑就跳出一个QQ对话框:“花收到了吗?昨天的事实在抱歉,因为公司有要紧事,临时要去外地出差,你的手机又一直打不通,匆匆忙忙就上了飞机。”李婉婷吃了一惊,用办公电话拨了一下手机,果然欠费停机了。于伟铮有点儿忐忑地问道:“你会不会觉得我是工作狂?没办法,这段时间的事情特别多。”

李婉婷失笑起来“还好,工作狂总好过杀人狂。”“什么杀人狂?”“哈哈,没什么。”

两人在QQ上你一言我一语的相谈甚欢,于伟铮对李婉婷的喜好似乎了若指掌,聊起什么话题都有一拍即合之感。

和于伟铮在QQ上聊了一个多月,彼此之间几乎无话不谈,后来于伟铮承认自己花了一个通宵拜读李婉婷QQ空间里的文字,他们才能聊得这么投机,但是这反而让李婉婷更加觉得他诚意十足。

李婉婷觉得自己对于伟铮的依赖感在一天天地增加,工作繁忙的于伟铮总是在晚上八点之后才有空上线,每天刚吃完晚饭李婉婷就开始期待八点钟赶快到来,这让李婉婷有些不安,不过更多的还是甜蜜。

今天,于伟铮终于要回来了,他说晚上会来接李婉婷吃饭。到了下午,李婉婷开始坐立不安起来。公司开例会要求把手机调成静音,李婉婷不时地从包里取出来看一下,生怕错过一条短信或是一个电话,差点儿连老总点名让她发言都没听见,慌忙站起来还报错了两个数据。老总不满地皱了皱眉头,刘异阴阳怪气地说:“李经理最近忙着谈恋爱大家都知道,不过也不能因私废公啊。”

李婉婷的血一下子冲到脸上,看上去就像个立正站好的番茄。她忽然想到,这一切可能都是个圈套,根本就没有于伟铮这个人,全都是刘异设计出来的,他一直处心积虑地想要排挤李婉婷,吞并她的部门,所以趁机让她在公司例会上出洋相。否则怎么解释于伟铮刚好选在今天回来呢?李婉婷气得嘴唇发白,开完会就立刻拦了辆计程车直接回家,她当然不会再等什么见鬼的“于伟铮”来接她吃晚饭。

坐在计程车上,李婉婷越想越生气,掏出手机就拨了“于伟铮”的电话,她等着刘界来接电话,她要让他知道自己也不是好欺负的。电话接通,对方“喂”了一声,可是这声音听起来这么近,难道刘畀阴魂不散地跟上了车?李婉婷吓了一跳,司机一脸紧张地扭过头来,赫然竟是之前那个出租小弟!

“被你发现啦,”他尴尬地说,“我正想着怎么开口呢。”

“你就是于伟铮?”李婉婷难以置信地瞪大了眼睛。

“对,就是我。”

“你不是说在外地出差?”

“是这样的,”出租小弟红着脸解释道,“几个月之前,你三姨妈被一辆三轮车撞倒了,骑三轮的人跑了,是我送她去的医院,还好没有什么大碍。其实我只是举手之劳,但是她说要把侄女——也就是你介绍给我。

“那天我本来准备交了班就去赴约,谁知道你正好上了我的车,开始我也吃不准你就是李婉婷,你进了那个咖啡馆之后,我就发了条短信试探一下,你果然就出来了,其实我一看见你就喜欢上你了,所以你又坐上我的车以后,我反而不知道怎么开口了,我怕你瞧不起我是个开出租的,只好一再更改约会地点,嗨,其实我只是希望你出来继续坐我的车。”

“那你也不应该瞒我这么久。”

“我想告诉你的,下车的时候我问你要手机号码。我想你如果给我的话那我就向你坦白,可是我回去后发现你还是故意写错了两个数字,我又没那胆子了,只敢在QQ上和你聊聊天。你三姨妈说我有房有车,那也不假,只不过房是出租房,车也是出租车。但是我真的很喜欢你,我也希望你能喜欢我。”

李婉婷有些羞涩地垂下了眼睛:“不是说来接我吃晚饭吗,想好去哪儿吃饭了没有?”于伟铮兴奋地一踩油门,差点儿撞上一个闯红灯的人,那个横穿马路的家伙吓得脸色煞白,正是主管刘异!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