泳裤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泳裤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山西焦炭是怎样联合共生的流量

发布时间:2019-11-20 17:52:38 阅读: 来源:泳裤厂家

山西焦炭是怎样联合共生的

———兼及焦协的成长性考察

那一场寒冷让很多人都始料未及。

至今想来,一位焦炭企业老总仍唏嘘不已:焦炭行情一夜跳楼,持续走低,原来的一块肥肉变成了一根鸡肋,吃也不是,吐也不是。

有关山西焦炭的市场寒冬,更为准确的表述大致如下:从2005年的第二季度开始,国内焦炭产品价格大幅下跌,平均每吨降价200元左右,进入第四季度跌入低谷,在谷底一徘徊就是3个月。由于受焦炭出口配额放量的影响,焦炭出口价格从2004年上半年的400多美元/吨降到了2005年年底的120美元/吨。全省焦炭库存1500万吨左右,天津港库存最高达到360万吨左右。山西焦炭行业整体亏损,企业遭受沉重打击,企业老板整日忧心忡忡,企业职工收入大幅下降。

一个行业,一个产业以及18多万从业者,正等待一场救赎!

压产救市: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山西焦炭行业需要拯救,这是当时所有人的共识。然而,谁来扮演拯救者的角色呢?政府?企业?还是个人?似都不妥。

很多人将目光投向了刚刚完成改组的山西焦炭行业协会。协会是政府与企业的桥梁和纽带;是企业的联合体,代表企业利益,代表企业说话,依靠协会协调关系是一种企业自身的市场竞争行为。“焦炭企业都知道光靠单打独斗,于事无补,需要有人牵头,团结、带领大家维护共同的利益,行业协会无疑是最佳选择。”太原煤气化集团的齐立宏说。那时候,焦炭协会的办公电话每天都铃声不断,大家都在询问:下一步该怎么办?

因为众望所归,因为责无旁贷,一个救市的重担压给了山西焦炭行业协会。繁忙而紧张的工作由此展开……

首要问题是凝聚人心的问题。必须联合、团结全省的焦炭企业步调一致,共同应对市场的挑战。一次次召开会议,一家家企业做工作,人心安抚之后,就必须拿出有针对性的措施来。

经过市场调研和分析,焦炭价格持续走低的根本原因,省焦炭协会会长薛军将其归结为八个字:产能过剩、竞争无序。

对于无序竞争,需要明晓道理、积聚人心、共同行动,团结、团结、再团结,将害群之马、祸锅之鼠剔除出去。

而产能过剩更是“万恶之首”,省焦协意识到限制焦炭的产量,压产救市成为惟一途径。此举如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必须限产、限产、再限产。

绵山公约:价格自律休戚与共

在省经委的支持、指导下,2005年6月10日,山西焦炭行业协会召开会员大会。200多家焦炭产运销企业“绵山论炭”,共同签署了日后令业界震惊的《绵山公约》:包括《山西省焦炭行业生产自律公约》和《山西省焦炭行业价格自律公约》。

《绵山公约》是我国第一个行业协会发出的调节产品产量和价格的公约。公约的签订被省内外媒体普遍认为是山西焦炭“欧佩克”开始形成的主要标志,而其发布也表明一个强势的、有控制力的与众不同的行业协会正在走向成熟。

公约规定,所有参加签字的焦炭生产企业,将按照企业投产规模20%-40%的比例减产。企业出售焦炭时不得恶意降价。一个相关背景是,签约的焦炭企业年产量占我省焦炭总产量的2/3以上,占世界贸易总量的40%以上。

公约的约束力极其严格。对于不遵守公约的企业,省商务厅、太原铁路局、郑州铁路局、省焦炭集团将对其焦炭出口配额资格的申报采取严格控制和监管,并核减其40%的运输计划及公路运输附票。《绵山公约》给全省的焦炭企业传递出一个强烈的信号……山西焦炭必须控制产量,必须摒除恶意竞争,为全行业考虑,为山西的经济健康发展考虑,为支持全国钢铁企业的发展考虑,山西的焦炭企业只有团结合作、协调一致、联手行动,才能解除内忧外患,赢得应有的市场地位和整体利益。

“这是山西焦炭行业复苏的关键一役,为日后市场的好转奠定了坚实的基础”,省焦炭行业协会常务副会长、省焦炭公司董事长张跃说,“省焦炭集团公司作为协会的会员单位,为了维护全省焦炭行业的整体利益和各企业的利益,坚决执行‘绵山公约’,积极支持配合全省焦化行业的清理整顿”。

一个信念在焦炭行业内部已经落地生根:互相温暖、联合御寒、休戚与共。

纵横捭阖:市场回暖独掌命运

《绵山公约》初步解决了“内忧”问题,其后,焦炭行业进入了相对漫长的“冬眠期”。这一时期,最繁忙的就是焦炭协会的几位负责人了。限产的目标正在实施,然而,焦炭价格的提升如何促就?

焦炭是一个中间产品,上游是煤炭,下游是钢铁。焦炭价格的浮动与上、下游产品以及能源产业密切关联。焦炭要提价必须做好上下游的工作。为此,协会秘书长张岗峰和几位协会副会长四处出击,辗转北京、天津、河北等地,与河北冶金协会结成战略联盟,与钢铁企业多次会谈沟通。

去年4月,在焦炭价格持续低迷一年之后,山西焦协首次发出“提价”令,并最终使得钢铁用户接受新价格。据省焦炭协会副秘书长刘太来透露,在此后的数月之内,焦炭价格连续处在“恢复性”的增长状态。从2006年9月开始,我省焦炭市场逐渐冲出“寒冬”季节,迎来姗姗来迟的“初春”。

以省内某大型骨干焦化企业为例,目前,一级冶金焦炭出厂价由年初的700元/吨上涨到了940元/吨,平均吨焦涨幅近240元,最高涨幅达到了300元。专家估算,依靠价格增长,去年山西焦化行业将增加收入100亿元左右。“这是一场令人刻骨铭心的悲喜剧。”事隔一年,省焦炭协会会长薛军发出一声感叹。

记者手记

联合共赢和谐共生

这场悲喜剧,足以证明两点:

其一,一个行业协会在山西焦炭的联合共生中扮演了至关重要的角色。这既是企业不靠政府靠市场获得“自救新生”的证明,又是一个行业协会终究可以发挥多少能量、如何奋发有为的证明。发挥政府与企业的桥梁与纽带作用,在一年的焦炭市场博弈中,焦炭行业迅速走出困境,焦炭行业协会功不可没。借助“非常”事件,山西焦协在成长中迅速走向成熟,它所进行的区别于一般意义行业协会的“有益的探索”值得借鉴。

其二,山西焦炭行业可以表达更多的、更为主动的声音。一场寒冬,让山西焦炭认识到了储存于自身的能量。我省的焦炭产量占到了国内市场的50%,占到全国出口贸易量的80%,以此比例而论,山西应该掌握包括定价权在内的两个市场的充分话语权。因而,组织山西的“焦炭联盟”,成立焦炭交易中心,便成为较为紧迫的命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