泳裤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泳裤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若有缘终究会遇见[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5 19:37:33 阅读: 来源:泳裤厂家

大二的下学期得知喜欢了很久的女同学——大香要走了我也没多说什么只是拉了几个朋友到空旷的操场边喝了几杯原因无外乎是抑制不住内心的悲痛其实更多的应该是心有不甘。在喝醉的时候我反反复复的遐想但即便如此也终究干不过现实。可是有意思的是那两个朋友却为此吵得不可开交了。一个说为了爱情哪怕牺牲再多也是值得的另一个却说爱情总会有的然而是谁并不重要人啊就该活的潇洒一点。是啊我听着朋友们的大声唠叨喝了口啤酒抬头看了看没有星星也终究只是叹了口气。

那年暑假朋友说要去上海旅游我二话没说就带着他们走了。当我走出校门的那一刻我想下次再见到她会是什么时候呢我不知道也许走之前应该见一面的可是我只是回头看了一眼学校大门打了个车就奔机场去了。

上了车也没多说话一直看着窗外天也阴沉沉的。没开出几里远就看见一个穿黑色连衣裙的女孩站在公交站台上她手挎着个包低头看着手机。在人群中显得那么渺小可当时我心里就是一个咯噔我想立马摇下车窗就像韩剧里的那种把头伸出去对着她就大喊一句那谁撒浪嘿有我爱你。呵呵可是当我反应过来的时候车子早就已经百米开外了她也就这样消失了我只能依旧对着窗外张大了的嘴巴还无法合拢。

这时坐在前排的朋友转过身来对我说道“哎小马哥那什么刚才你看见大香了么”我瞥了他一眼淡定的回了他一句嗯。他见我没心思就也知趣的把头转了过去。其实朋友也知道我心里压抑想见却不能见不想见却又偏偏出现这是再拍电影吗如果是的话那编剧也真是够老土的了。虽然这么想我却还是情不自禁的从怀里掏出了手机给她发了条简讯我说大香刚才看见你在车站来着我要回上海了我会想你的等你回来。发完我就把手机锁屏了依旧把眼神转回窗外当做什么都没发生可是车窗上好像映射出来的还是她的影子对的是大香的。

七八月份的上海正是最炎热的季节这可把我东北的朋友搞得神情恍惚了晚上到了家我把啤酒从冰箱里拿了出来一高兴就多喝了几杯说着家长里短却也时不时的要谈论一下女人譬如某个系的系花院花呀亦或者是某个女明星之类的但到最后来我总能想起大香好像我觉得这个世上任何人都比过她似的她一定是最好的。

那天晚上喝多了倒头就睡了梦里出现的人儿也只能是她。第二天早上醒来看了看手机已经是九点多了还附带着一条大香的简讯是早上六点多发来的。顿时我连头痛就都忘记了侧起了身子仔细看了看她问我上海有什么好玩的地方我寻思一下就一一列举了几个外乡人来上海旅游的也无非就是南京路豫园外滩还有时下上海小年轻都爱去的田子坊这几处了。至此我也随声附和了一句问她是不是要来上海玩亦或是亲朋好友因为之前听她说过她倒是有个姐姐在上海的复旦念书。但过了半天也没有回复就作罢了。

冒着烈日带着朋友逛着人山人海的南京路路过一家饮品店朋友还忍不住要驻足一下买上一根哈尔滨中央大街的马迭尔冰棍解解暑说是家乡的味道也真是够滑稽的。没走多远我们几个的身上那汗就开始止不住了无奈就只能就近走进了一家M&M里吹吹冷气坐在楼上往下看南京路上的行人似乎总也走不完。这时手机简讯来了我打开一看还真是大香的我以为她不会回我了。她说她昨天到的上海而且现在就在静安寺。看完我便是又惊又喜忙把头转向旁边的朋友我说大香来上海了这句话重复了两遍。

熟悉上海的朋友都知道南京路离静安寺不过几步之遥我和朋友说明了我的想法便回复她道“大香你在静安寺等我我马上就到别走开。”只是刚要起身去找她就又看到了简讯她说她已经上了地铁离开了要去下一站。我看完了没有再多问呆呆的站了半天朋友见状也凑过身来看最后只是摇摇头拍了拍我的肩膀都没再多说什么。也许吧真就是有缘无分可我却又偏偏无可奈何原来相遇与擦肩而过也只是一秒钟的事。她是最好的不过我们好像真的不合适。

说着伤心的话听着伤心的歌想着伤心的人。人潮人往中的南京路此刻对我而言显得有些陌生了。走着走着也就走到了外滩也走近了黄昏。一个手贱就拨通了大香的电话我想知道她到底现在在哪里她说她现在在去田子坊的路上我说那要不晚上在那见一面吧。她没有正面回答我只是笑着说有缘再见。其实吧上海也不大若是真有缘终究会遇见。更何况外滩到田子坊也就是个起步价只是上海人太多想要偶遇也着实不易。但我相信缘分不过现在我去不了有道是来者便是客我先得陪着我的朋友只有他们玩够了我才能去找大香毕竟人家从东北跑这一遭也不容易我不能就此抛下他们一个人去找我爱的人。

说实话外滩的夜景也确实是迷人的哪怕是土生土长的上海人也总是沉醉其中更不要说是来旅游的外乡人了所以也不怪他们。我看着朋友专注于美景的拍摄在一旁站的心急如焚的我也实在是开不了那口。其实我的心早就已经飞走了不停的看着时间点等到了晚上七点左右朋友结束摄影时我低头瞥了一眼脚下满满的一堆香烟头打了个车头也不回的就奔着田子坊去了。

到了弄堂里我没有立即打她电话。因为至此我的耳际边回荡着的依旧是她的那句有缘自会相见。当朋友还在为了从外滩夜景到海派弄堂里的画面切换时我注视的却都是来往的行人我想找到那个女孩埋藏了几年的爱意似乎在顷刻间全都爆发了出来我发了疯似的开始加快步伐但依旧无果显现在我眼前的都是一张张陌生的脸孔他们脸上无外乎都洋溢着愉悦的笑容和我的心情形成了鲜明对比此时我已顾不上身边的朋友不一会儿若大的田子坊就被我翻了个底朝天却依旧没有发现她的踪影好像有的只是那一点点她残留的香气。

这个夏天到了晚上却是异样的闷热我气喘吁吁的停步在了弄堂的十字街口看着人来人往此时我才想到应该打个电话问一下的可是电话那头却是关机。我半蹲着身子靠在了那石库门之上汗水一个劲的往下流也顺带着湿润了我的眼眶身边的游客都用奇怪的眼神看着我而我此刻才知道我是这样的爱她可她总是若即若离有时离我好近有时却又离我好远。远是因为她下学期就要去台湾了这份情隔着的就是海峡两岸了。近是因为她现在离我近在咫尺而我依然无法抓住她。

我抬了看了看被我带的晕头转向的朋友我抱着他就哭了出来什么都没说后来在田子坊吃饭时朋友说我的三魂像是丢了两魂似得活脱脱像极了个死人但那时只有我自己知道我的魂大概早已经被大香都牵走了。

再到后来上了地铁时收到了大香的一条简讯她说她之后会去乌镇会去苏州最后一站是杭州要来一个华东五市游我回复她说我准备带朋友也去这些城市可是后来对了一下时间我们每到一个城市的日期都正正好好的差了一天。

至此之后我们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了联系。那段日子里我仿佛都没了记忆。那年暑假我几乎都费在了办签证打零工攒旅费上了想的无外乎是再去看她一眼只可惜等到了开学又因为种种原因最终还是不能成行。

记得再见到她时是在一个导演朋友的剧组里她饰演女一号。后来私下里朋友对我说当他看到剧本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我和大香在他看来我们是很适合的。我没说话笑着点了点头。看着不远处正在走过来的大香我冲她点了点头她微笑道“奥原来你也在这里。”这句话好像在张爱玲女士的散文里见过所以觉得熟悉但又好像经她这么一说就有些伤感了。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